你好,欢迎来到我要学-我要发|9528208.com!

我要学-我要发|9528208.com

怅惘民间(一)


   出去走走有时候确是一个换心情的好方法。 
 
  不大喜欢闹市,我慢悠悠地晃向较为偏僻的市郊,人迹寥寥的街头巷尾。至少这些地方不会那么热,风也显得更安静。 
 
  一个老乞丐坐在路边的石阶上,低头。仅存的灰白头发三三两两粘在一起,孤零零地杵在红黑色人形的制高点。满脸岁月的刻痕,裸露的皮肤皱皱的,蜡黄。 
 
  许是听到了脚步声,他缓缓抬头,眯着眼瞥了一下来人,又低下,默不作声地看着紧挨脚边的铁盒。铁盒生满了锈,如同它的主人,里面花花绿绿的散乱放着一堆钱。 
 
  还未走到跟前就扑面而来时间的味道,嗯,还有某些微生物的味道。我想走开,但是似乎心被戳到了哪一块,咬咬牙坐在了他的身边。他这次很疑惑地看了看我,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我适时开口:“能陪我聊聊吗?” 
 
  “真的,我只是想找人聊聊。”不等他有所表示,我自顾自继续说道,“您想听就听,不想听就当我是一个关不掉的收音机了。”整整两天没有说过一句话的我絮絮叨叨地开始给这位陌生人讲起了一段很长的故事……  
 
  “……好了,我说完了。谢谢你。”长舒了一口气,我抓起他搭在腿上的右手握了握,起身。背后突然传来声音:“娃子,想不想听我的故事?”语调带着去不掉的北方口音。“好的,不过请等一等。”说着我快步走向来时看见的一家简陋的超市,买了一堆面包,水之类的,返回。 
 
  “谢啦。”他不客气地将手伸向一瓶水。“没关系的,我也很久没有吃饭了。”说着,我也抓起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撕开包装狼吞虎咽。老头终于放下包袱,边吃边讲起自己的经历。 
 
  “以前我开苏联T-34的时候,那里面的人还没出生呐。”老头的目光掠过刚刚绝尘而去的保时捷,车里传出劲爆的音乐。“我是从朝鲜战场回来的……”他的眼睛逐渐变得深邃了起来。并非多么稀奇的历程,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去了朝鲜战场,6年后援朝建设结束回家才发现物是人非。现在依靠补助金和乞讨为生。 
 
  “那每月国家补助多少?”我问。“原来是197块,前年改到212了。”老头自嘲般地咧嘴一笑。“娃子,我这辈子算是完了,”我蓦地怔住了:这是我第二次听到同样的话。第一次是在……嗓子突然堵堵的。老头没注意到,继续接上,“什么人,什么事早就放下啦。你还有好几十年呐,看不清的路,走走就知道对不对了。” 
 
  约莫两三个小时后,我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尘土,开玩笑地说“我就不跟你抢饭碗啦,以后有缘再见。”同时摸索各个口袋找出几张人民币,“这些就当是学费了,可不要嫌少哦。”老头顺手接过。“以后怕是见不到了。” 
 
  回家的路上,人渐渐多了起来。可是也好像有什么东西,越来越少,最后彻底消失,好像从未存在过。
上一篇: 言,无言,无尽言
下一篇: 给我一半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