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我要学-我要发|9528208.com!

我要学-我要发|9528208.com

言,无言,无尽言

言,无言,无尽言 
  一群人出游,途经一乞丐。婴儿见了,天真的指着乞丐,乐呵呵的笑个不停,一三四岁幼儿见之,不管不问径直走开。其母一把拉住
  一七八岁儿童的母亲见状十分痛心,心中悲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不过为时不晚,连忙拿出一张五元大钞交给孩子,让其速速交给乞丐。看着孩子远去,突然有些心痛,平时她可是一分都不会给的,五元钱可以买瓶水解渴了,再说街上那么多人路过都没给钱,这让她莫名的有些气愤。儿童跑了一段路,突然急转,进了与老乞丐方向相反的副食店。其母见状,一阵气结,不顾形象踩着高跟,飞奔至店中将欲交钱的儿童揪出。儿童吃痛,大哭大闹起来,这一举动立刻引来人群围观,一妇人言:“你这妈是怎么当的,孩子犯啥错,想吃就给他买呗!”周围人的呼声立刻蜂拥而来,妇人转过来对围观群众得意的说:“我家孩子要吃啥就买啥,当妈的就是要对孩子好点,大家伙说,是不是!”一听此言,儿童更加抓紧了手中的高档零食,并哭的更大声了。母亲感到大家的压力,立刻放开孩子,强稳心神言:“不是我不买,是我今天出门换了件衣服,钱包给忘了。我平时对孩子很好的,要吃啥就买啥,儿子你说是不是啊,哈…哈…”妇人听闻,立刻大喊:“没钱?没钱我来给,谁叫我随时都带着点小钱给孩子买零食来着!”于是作势欲给,其母一看,连忙拦住妇人,从包里拿出一张平整的纸币,言:“那怎么好意思呢?这不是呢,我刚找到了包里之前不小心压在底下的十元钱,这次就不劳您麻烦了。”母亲付了钱,迅速拉着孩子离开,孩子甜甜的笑着。据说第二天上学时,儿童的同学发觉他身上有少许淤青,别人问他,他只说是不小心撞伤的,没有人打他。 
  一十二三岁初中生看见老乞丐,刚想掏出平时积攒的少许钱帮助一下老人,便被其父母拦住。其父母指着老乞丐,眼中厌恶之色毫不掩饰,言:“看到没,儿子。你要是不努力学习,将来就会变成这样的人。”初中生停下,回头看了看父母,疑惑言:“为什么不努力读书,就会变成乞丐啊。”父母一听,直感恨铁不成钢,言:“好好读书才能读好大学,读了好大学才能有好工作,有了好工作才能找到钱,有了钱才能做“人上人”。”初中生疑惑更甚,言:为什么要做“人上人”啊?”父母大怒,言:“不做“人上人”,难道要做“人下人”吗?”初中生闻言似懂非懂的离开了。不久后少年的声音传来,“可是,为什么,不能做“人”呢?” 
  一十七八岁高中生看见老乞丐,心中想道:这老家伙肯定是假的,看这表情这么淡然,嗯,绝对,绝对是假的没错。居然骗钱,这老家伙真是可恶,哼。如是想到,高中生便哼着小曲准备离开。这时一女高中生走来,在那又黑又破的碗中丢下一块钱,随即用鄙视的眼神盯了那男高中生几眼。男的有些害羞,低着头快步走开了。女高中生回到长椅上,那里还有两个女孩。一个衣着时尚的女生,不屑一顾言:“那明显是假的,你还信,真是天真。”另一个正嗑着瓜子的女孩,将口中的瓜子壳丢在地上,言:“哎呀呀,,老人家是可怜啊,但我也没有钱啊,要是有个富二代看上我该多好。”刚回来的女高中生摇了摇头,言:“你们啊,人家再怎么说也是个可怜的老人嘛,能帮一点是一点。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们接着聊,话说刚才我们说到哪里了。”“小希真健忘,刚才说那个,那个啦!”少女们的欢笑声继续回响,就好像刚才的事并没有发生。 
  一群约莫二十的大学生接连经过这里。其中一男学生快速走向老乞丐,从包里掏出一张十元钱放进破碗中,旁边一女学生见到,兴奋言:“帅哥,你好有爱心啊,叫什么名字,去吃个饭。”那名看上去年少多金的帅气公子哥见状,立刻拍了拍身上本不存在的尘土,装出一副资深慈善家的样子,言:“这位美女,谢谢你的夸奖。我一向乐善好施,像这种事我经常做,所以没什么啦,而且美女如此乖巧可爱,想必也是心地善良的人吧。美女可否赏脸共进晚餐,就在前方不远处的帝皇龙餐厅?”一男大学生闻此,顿时一撇嘴,心言:“不就是那女的漂亮,嘛,真是恶心。”另一同行男大学生左掏右掏,摸出一张五元钱,故作阔气的朝破碗一丢,随即朝那女的走去。女大学生一见那男大学生过来,顿时火冒三丈,她今晚可是要狠狠的敲一笔啊,再加上这帅哥这么有钱,家里非富即贵,万一上垒也不亏啊。她和梦想的约会可不能让这穷挫矮横插一脚啊,于是言:“这么大的人啊,还像个小孩一样爱装模做样,真是幼稚。帅哥,我同意了,咱们一起走!”平凡男当时就郁闷了,嘟囔言:不就是长得没他帅嘛,用得着这么损我吗?再说今天也是第一次看到他给钱啊,以前不都是一起绕远的吗?看着平凡男可怜兮兮的眼神,公子哥表示无奈,然后就陪着女生离开了,一路谈笑风生,好不痛快,只留下平凡男,独立于萧瑟秋风之中。 
  一个约莫二十五岁的失业青年,从包里掏出一大把零钱,然后从中抽出一张最脏最皱的一元钱放在破碗中,默默地像上天祷告几句后,快步离开,一扫心中忧虑,心言:“我今天做了好事,一定会有好运的。上天保佑,我今天一定找到工作。”过了一会儿,另一位青年走来,这位青年衣着整洁,昂首挺胸,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他,大踏步的向前走着,仿佛没有老乞丐这个人一样。事实上他看到了老乞丐,只不过这样的人在他眼中如同枯草。他的步子迈的更大了,手中崭新的公文包高高举起,仿佛在向世界宣告:我,是个成功者! 
  过了一会儿,一个约莫四十的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来了,他用戴着名表金首饰的泛着少许油光的手从包里掏出一张十元钱,随即从远方传来“咔嚓”一声,中年男子淡定地走过去,那里有一个带着照相机的男人。两人交头接耳一阵后,中年男子从包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交给那人,两人相视一笑,随即分道离开。第二天的报纸头条是这样的:“真良心”公司老板街头献爱心,被记者抓拍。 
  没过多久,一男一女,相伴而来,男的四十上下,女的看起来二十八九。男人贵气逼人,周围人自发的远远躲开,看样子是个当官的。男人在女人身上上下其手,一时间好生爽快,周围的人只当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女人拼命忍着,不让呻吟声发出。这时看上去是个保镖的男子走上前来,小心翼翼言:“大人,这里人多眼杂,您请先忍忍,一会儿回去慢慢来。难道您还拍她跑了,这样的学生妹要多少有多少。”当官的一听,觉得是这么个道理,心言:是啊,这让人看到可不好,当个“清官”真是麻烦。随即熟练的一整衣冠,轻轻一拍学生妹的臀部,笑眯眯言:“宝贝,不着急,哥哥回去给你。”女学生闻言,心言:“要不是你这肥猪有钱有势,鬼才跟着你,还自称哥哥,你当你多少岁啊?心里这么想,脸上却得可以表现出一副欣喜的样子,言:“好哥哥,人家都是你的人了,还不是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呀。”随即将头转向一边。男人大喜,言:“小妖精,我就喜欢你这样听话的,比前几个可爱多了。”女学生看着老乞丐,一瞬间感觉似曾相识,但也没多想,就算认识这样的人,现在也不值得她看上一眼。她现在是个孤儿,父母早亡,唯一的家人爷爷在两年前走丢,为了生活,她选择了这样一条路。她是可悲的,然而可悲的不仅仅是她,还有很多很多准备和已经踏上这条路的人。她们的行为常人眼中难以理解,但是抛弃了一些东西去获得一些东西,这是必然的,只不过这样的方式让常人难以接受。然而这世界往往是当人成为非人时,才能走得比其他人快。所以很害怕,当异端成为主流的时候。 
  夕阳依旧挂着,不忍离开人间,昏黄的日光投下,却又昭示了它即将迎来的命运。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走来,往碗里轻轻放下十元钱,驻足片刻后,终于走去。老人没有说什么,也没法说什么,这个年龄他唯一能做的是默默祈祷。老乞丐很惨,是被调笑娱乐的道具,然而老乞丐在年轻时或许并不是老人,可能是幼儿,儿童,少年,青年或者是中年。 
  傍晚,老乞丐醒了,看了一天的故事后,他开始查看今天的收获,很好,竟然有四十四元钱。老人笑了,刚欲踹钱走人,却没想到旁边冲来一群颜色各异的人,领头那人将他一脚踹翻,顺手夺走他手中的钱。“钱,钱,不要拿走我的钱,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老乞丐拼了命的爬过去抓住正在数钱的男人的裤管。那人一脚又将老人踢开,然后带着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这死老头,才这点钱,真是穷鬼!”“老大,那老头倒在地上没起来了,不会是死了吧,要不要去看看?被人查出来可不好。”“那种人死了不就死了,谁管他?领导没准还高兴呢,我们帮他净化环境了。而且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清冷的月光下,老乞丐的尸体静静的躺着,像一只死去的蛆虫。而世上的人则继续活着,活着,不知道是人还是站着的蛆虫。
上一篇: 山水·清风·明月
下一篇: 怅惘民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