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我要学-我要发|9528208.com!

我要学-我要发|9528208.com

那年的,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一】

  那年,我八岁,一个真正没心没肺,没有感情,只顾吃喝玩乐的年龄。正是因为这样,我忽略了很多需要用感情理解的东西,之所以用"东西"这个词,是因为我的确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描述那年全家人错综复杂的情感。现在我重新拾起那残缺的记忆,为了弥补那年被我忽略了的父母的苦辣辛酸.
  
  【一】雨中黄叶树
  
  那季,柳絮纷飞;
  
  其实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季节,我以为我可以满怀期待的牵着爸爸的手背着新书包步入属于我的学校。只是,事与愿违,印象中年迈的爷爷奶奶从来没有出过家门,开学那天,只我一个人跟着隔壁的欢声笑语去的教室,是自己把隔壁三年级教室里姐姐的课桌拖过来,望着与别人对比鲜明的课桌,我是满心委屈,这时候爸妈,愁容满面,心急如焚,只是不是为我,是为姐姐…
  
  镇上的卫生院对于姐姐的脚后跟似乎是束手无策,片子拍了,骨髓抽了,就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唯一有变化的是姐姐的脚跟没有任何征兆的一天比一天痛,用"鬼哭狼嚎"这个词来形容姐姐这样一个安静的女孩子着实不雅,却是很恰当。卫生院建议转到城里大医院,这对全家来说又是一中折磨。
  
  用姐姐的话说"对于抽骨髓这件事,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都体会不了那中痛,骨头无法麻醉,却不同与抽筋,是抽骨,是全身骨头萎缩的感觉。"而妈妈,只需一句"打在儿身痛在娘心"便能理解,妈妈说"抽骨髓的时候,看着那么柔弱的孩子,痛得青筋暴起,硬是给一件厚衣服撕裂,然后昏厥过去得模样,"我知道,叶许我并不能体会在自己体外得另一中情感的痛,也许天下只有叫"母亲"的人才能理解;爸爸需要承受的不仅仅是骨肉的撕心裂肺,妻子的束手无策,还有对于农村家庭来说"住院费"的压力和去"借"的低声下气。
  
  检查结果对于父母肯定是雪上加霜,医生说是骨髓炎,而最后的结果是虚惊一场,可能是开始我对于骨髓炎没什么概念,又有可能我现在本来就知道故事的结果,并没有什么波澜和起伏,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而对于故事中的爸妈确实经历了一场大病的惊骇,对词我只能一笔带过,因为我确实不记得当时的感觉。
  
  对于姐姐的痊愈,我并没有归功于医院,毕竟由于医院的疏忽而造成父母的莫大的惊慌。而是归功于父母,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是父母无微不致的照顾。
  
  那季,纷飞的是绿的柳絮,却映称出父母雨中黄叶般樵脆不堪.